京东理财网址
崇禮旅游協會

初中生廁所產子,孩子爸竟然是......

敗貨果果醬2019-12-03 10:19:50

第1章 出賣自己的初夜

帝豪酒店,總統套房。

蘇若云坐在巨大的Kingsize床邊,手死死捏住裙角,臉色蒼白。

突然,門外傳來沉穩的腳步聲,她身子一顫,抬頭,就看見房門打開,一個高大的男人走進來。

昏暗的燈光照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臉上,剎那間,蘇若云如遭雷劈,呆在原地。

“嚴白,你怎么會在這?”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脫口而出,

她還未從震驚中回過神,就感到下巴一疼,抬眼,就對上嚴以白冰冷的眸子。

“怎么,看見我很震驚?”嚴以白死死捏著她的下巴,嘴角是帶著笑的,可偏偏聲音冷得宛若寒冰,“你一定在想,這個連學費都交不出的窮小子,怎么會有一百萬買下你的初夜?”

蘇若云身子顫抖的更加厲害,還來不及開口,可這時,一個酒店的服務員推著餐車走進來,恭敬的對嚴以白說,“嚴少,這是我們酒店送您的晚餐,希望你用餐愉快。”

嚴以白仿佛沒有聽見服務員的話,依舊死死盯著蘇若云。

可蘇若云臉上最后一絲血色,卻是在剎那間褪去了。

“嚴少……”她喃喃著開口,下一秒,眼睛瞪得滾圓,“等等,你是嚴以白?嚴家的那個嚴以白?”

整個S市,姓嚴的人很多,但能被帝豪酒店的人尊稱一聲嚴少的人,只有一個——

S市首富嚴家的獨子,嚴以白。

嚴以白冷笑一聲,一把甩開蘇若云,走到餐車旁,拿出紅酒給自己倒了一杯,譏諷的開口:“是,我的真名,的確不是嚴白,而是嚴以白。”

蘇若云腦子里轟的一聲。

她的初戀,她這輩子唯一愛過的男人,竟然是堂堂嚴家的少爺嚴以白?

可當初他不是告訴她,他是山區來的窮小子么?不是連交學費都困難的貧困生么?

“你騙了我?”蘇若云似是反應過來什么,臉色更白。

“不錯。”嚴以白拿著紅酒杯搖晃,冷笑著斜眼看著她,“如果我當初不是騙你說我是個窮小子,我怎么能看清你的正面目?”

三年前,父親為了鍛煉他,斷了他的財路,讓他獨自一人去隔市的大學讀書。

在學校里,他認識了蘇若云。

初識時,他故意說自己是山區來的窮小子,就是想看看,蘇若云是否和那些從小就圍繞在他身邊的女人一樣,只是看中他的家世。

可蘇若云沒有,她還是和“窮小子”的他談戀愛了。

他曾經以為,她是世界上最單純的女孩,愛她愛的發狂。可畢業那天,她卻突然告訴他,她要分手。

他瘋了一樣的問她為什么,可她只是丟給他一句話:因為你沒有錢啊。

多諷刺啊,她竟然對堂堂嚴家少爺說,你沒有錢?

想到當年的事,嚴以白眸底再次燃起怒火,他一口飲盡杯里的紅酒,將酒杯摔碎在昂貴的地毯上,上前再次捏住蘇若云的下巴。

“好了,當年的事,也沒什么可說的了。”他神色冷漠地開口,“今天我付了錢,你就要履行你的義務!”

“嚴以白你……啊!”

蘇若云甚至都沒有反抗的機會,身上的裙子就被嘶啦一聲撕裂!

第2章 她心里的秘密

沒有任何的前戲,也沒有絲毫的溫柔可言,只是粗魯的占有!

蘇若云被壓在柔軟的被褥之間,撕心裂肺的疼痛傳來,她的淚水一顆顆滾下來。

曾經的嚴以白,就連親她都會溫柔的過問她的意思,可如今,他卻將她當做泄憤的工具一樣盡情糟蹋……

可她能解釋么?

不……

她不能。

一年前分開的時候,她早就已經下定決心,要將這個秘密埋在心底……

她閉上眼,掩去眼底的絕望。

-

等一切結束的時候,蘇若云癱軟在被褥之中,宛若被玩壞的木偶。

嚴以百毫不眷戀起身,穿上襯衫,神色冷漠地看著床上的蘇若云。

目光無意間掃過純白床單上刺眼的紅色,他的墨眸微微一閃。

可不過稍縱即逝,他很快又恢復了冷漠。

系好襯衫最后一顆扣子,他轉頭就準備走,可這時——

“等下。”

身后傳來蘇若云虛弱的聲音,他回首,就看見她掙扎的坐起來,對著他伸出手。

“你還沒有給我錢。”她輕聲說。

嚴以白身子一顫,下一秒,他眼底的怒火爆發!

他真是恨不得上去掐死眼前的這個女人!

錢!

她的心里,難道就只有錢么!

“錢是么?”他怒極反笑,突然拉出旁邊的一個袋子,一甩,嘩啦啦的,無數粉紅的鈔票,都落在地上,“要錢,就自己爬起來撿!”

蘇若云臉上最后一絲血色褪去。

嚴以白一定是故意的。

他明明可以準備支票或者轉賬,可偏偏,他要用現金,還這樣扔在地上,就是為了侮辱她。

可就算是侮辱,她也不能不要這筆錢。

于是她掙扎的從床上起來,下半身疼得仿佛都要裂開,可她還是咬牙忍住,裹著被子,將地上散落的錢,一張張撿起來。

看著地上跪著撿錢的女人,嚴以白的手不自覺地握拳,關節都作響。

為了錢,什么尊嚴,什么清白,什么良心,她都可以不要了么!

他當初真的是瞎了眼!竟還會覺得這種女人單純!

嚴以白現在多看蘇若云一眼都覺得惡心,他狠狠踹翻旁邊的茶幾,頭也不回的離開。

聽見房門被重重關上的聲音,蘇若云撿錢的手,才驀地頓住。

她低著頭,淚水一顆顆滴在地毯上,暈開水漬。

他……一定更嫌惡她了吧……

不過,這樣也好……

這樣,等她走了以后,他也不會難過吧……

蘇若云如此想著,突然就覺得胸口一陣血氣翻涌。

“咳咳!”她捂著嘴咳嗽起來,等攤開手,就看見手心一灘血紅,觸目驚心。

蘇若云怔怔。

果然……她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么?

-

蘇若云將一切收拾完,便匆匆拿著錢來到醫院。

“歐陽醫生,這是給我媽媽的醫藥費,一百萬,應該夠了吧?”她將裝著錢的袋子送過去,一臉緊張。

歐陽肅是個年輕人,長得眉清目秀,看著眼前的一大袋錢,他不由呆住了,“若云,這些錢你是哪里來的?”

蘇若云身子微微一顫,沒答話。

可歐陽肅已經看到她脖子上青紫的痕跡。

他猛地明白過來什么,眼底閃過一絲心痛,捉住蘇若云的肩膀,“若云,你這是何必!就算是為了救你媽媽,你也不能這樣作踐自己啊!”

第3章 還要更多的錢

蘇若云苦笑地搖搖頭,“我沒事……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。死前,我只希望媽媽能快點好起來。”

歐陽肅看著眼前的女孩,明明這樣的纖細柔弱,可眸里的光卻那么的堅強。

他是醫生,理論上對病人和病人家屬不應該有太多的私人感情,可這一年來,他看著蘇若云為母親的醫藥費奔走,還是忍不住心疼。

他只恨自己不夠有錢有實力,不能幫幫這個可憐的女孩。

“醫生,你還是幫我看看,這一百萬,夠給媽媽動手術么?”蘇若云又懇切的開口。

歐陽肅回過神,臉色更為不忍,“你媽媽的手術費一百萬是夠了,但后期的用藥,你恐怕還需要再湊20萬。”

蘇若云臉色更白。

還要20萬?

難道她還要再去賣自己一次么?

不……

她真的做不到了……

“好的。”心里雖然一片絕望,但她還是強迫自己振作起來,“我會想辦法的。”

蘇若云轉頭看向重癥室里的媽媽。

媽媽……我一定會救你的,你等著我……

-

蘇若云很快離開醫院,在公車站躊躇良久,她還是坐上了前往市中心的車。

事到如今,只能去求父親了。

二十萬而已,他總不會都不愿意給吧?

來到蘇家別墅時,已是傍晚,蘇若云站在門口正不知道該不該敲門,可這時,一輛豪車突然停在別墅門口,一個中年男人下了車。

看見男人,蘇若云眼睛一亮,趕緊走過去,“爸爸。”

蘇海天身子一顫,轉過頭看見蘇若云,眼底滿是震驚,“你怎么來了?”

“我是想來跟您借錢的。”蘇若云鼓足勇氣開口,“媽媽病重,還需要20萬手術,你能不能先借給我?我有錢了一定還你。”

蘇海天臉色頓時尷尬起來。

“那個……若云啊,不是爸爸不想救你媽媽,只是因為爸爸最近手頭也很緊,20萬真的有點困難……”

他正努力找著借口,可這時,車子后座的門打開,一對漂亮的母女走下來,手里拎著大包小包的購物袋。

蘇若云也認識那幾個袋子上的品牌,隨便一個包都是好幾萬,這么多個包,加起來也是好幾十萬了。

蘇若云的眼神頓時冷了下來,旁邊的蘇海天也是一陣尷尬。

他剛才還說沒錢,可現在那么多名牌購物袋,簡直就是打他的臉。

下車的邱素素,在看見蘇若云的剎那,原本的笑臉頓時跨了,尖著嗓子開口:“你來干什么?”

“我來借錢,我媽媽需要醫藥費。”蘇若云面無表情的開口。

“那個狐貍精要死了?”邱素素眼睛一亮,“那太好了!給什么醫藥費,讓她趕緊去死!”

蘇若云一直忍著的火氣這下終于忍不住爆發。

“什么狐貍精!當初破壞我爸媽婚姻的是你!”她惱火的開口,“你還好意思說我媽媽是狐貍精?”

“若云!你怎么和你邱姨說話的!”蘇海天聽不下去了,厲聲斥責。

邱素素被罵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,眼眶直接就紅了。

“好,蘇海天!你就去管他們母女吧!反正我和可兒都不是你的家人,她們母女才是!你盡管把錢給他們!”

邱素素哭著就跑進屋子了。

第4章 意想不到的客人

蘇海天趕緊想追上去,可蘇若云拉住他。

“爸爸,媽媽真的需要醫藥費……”她張嘴想說什么,可蘇海天只是不耐煩的抽出一張支票。

“好了好了,這點錢給你,別來打擾我們了!”

說著,他匆匆離開。

蘇若云低頭一看,支票上是兩萬塊。

這一剎那,她都不知道是應該憤怒還是難過。

媽媽危在旦夕,蘇海天連20萬都不愿意給,可對他的新任妻子和小女兒,卻可以一擲千金?

媽媽也曾經是他的女人,她也是他的女兒,這待遇,怎么可以差那么大?

蘇若云捏著支票,心痛的都要窒息,可這時候,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她抬頭,就看見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,蘇馨兒正一臉心疼的看著自己。

“姐姐,爸爸這也是心情不好,你不要和爸爸生氣。”蘇馨兒溫柔的開口,一邊從口袋里也拿出一張銀行卡,“這張卡里有十萬塊,是我的零花錢,希望能幫上忙吧。”

蘇若云難以置信的看著蘇馨兒。

爸媽離婚的早,所以她從小和自己的這個妹妹接觸并不多,她真的沒想到在自己這樣絕望的時候,竟然會是她站出來幫自己。

“謝謝你。”蘇若云輕聲道,接過了卡。

現在不是自尊心作祟的時候,為了救媽媽,她必須要盡快湊齊20萬。

“這樣一來,還差8萬吧?”蘇馨兒還在熱心的幫蘇如云思考,“可我真的是沒錢了,爸爸雖然大方,但也不會給我太多零用錢……這樣吧,我有個朋友最近剛開店,在找服務生,給的待遇很好,你要不要去試試?”

蘇若云微微猶豫,“工資高的服務生……到底是做什么的?安全么?”

“當然安全。”蘇馨兒知道她在擔心什么,笑了,“雖然是特色餐廳,但是不會做那種交易的,你別擔心。”

蘇馨兒給蘇若云一張名片,蘇若云道了謝,就匆匆離開了。

蘇若云走的急,因此都沒注意到,她身后的蘇馨兒,嘴角揚起的一抹得逞的笑容。

-

當天下午,蘇若云就到了蘇馨兒說的餐廳。

那是一家Cosplay餐廳,服務員是清一色的美女,會穿上各種特色服裝來給客人端菜點單。

如蘇馨兒所說,這個餐廳的確是沒有什么不干凈的交易,但其實說白了,也是出賣美色。

如果是以前的蘇若云,肯定是不愿意打這種工的,可此時,想到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母親,她咬了咬牙,還是換上了總經理給她準備的兔女郎衣服。

“換好衣服后,把這些酒送到302包廂去。”總經理命令。

蘇若云不自在的整理了身上短的要命裙子,蹲著盤子走向包廂。

在包廂門口,她深呼吸一口,強迫自己露出一絲職業化的笑容,推開門進去,甜甜的開口:“主人們,你們的酒來啦。”

可當她剛踏入包廂,看清包廂里坐著的人,她的笑容頓時凝固在了嘴角,手一顫,差點將酒都潑了出來。


未完待續……

微信篇幅有限,后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!

點擊下方【閱讀原文】繼續閱讀哦~~~

京东理财网址 拉萨一条龙服务 海口按摩多少钱 15选5今天开奖走势图 上半场角球比分 欢聚龙江麻将群 快速时时彩 日本av女优中国捞金之行 河北麻将代理商微信 体育比分软件 冲田杏梨番号soe-607 男篮世界杯比赛比分 花花公子 番号库下载 沈阳按摩那家爽 广东南粤36选7开 av排行榜